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催妝》-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熱推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接下来的一段路,宴轻不再搭理凌画,也不再让她近身,一脸的生人勿进,你最好闭嘴的神色。
凌画乖乖地闭了嘴,看来此路不通。
她安静下来,以宴轻的性子,她也没打算今日就走通这个路。
马车回到端敬候府,宴轻利落地下了马车,也不等她,快步进了府内,一点儿也不像是喝了多少酒将凌云扬都喝醉了的人,路走的稳且快。
凌画慢悠悠地下了马车,琉璃伸手扶了她一把,扶着她往府里走,小声说,“小姐,小侯爷在人前一个样儿,人后一个样儿,你这每日是不是感觉冰火两重天?”
凌画气笑,用团扇打她,“会不会说话?”
还冰火两重天,应该叫水深火热才对。
琉璃觉得自己说的很对,“小侯爷的性子真是太难搞了。”
凌画觉得这句话有理,但若是不难搞,她认识宴轻认识的晚,也轮不到她,早就被人摘了这朵高岭之花了。
回到海棠苑,凌画也累了,但还是让琉璃喊了管家来,毕竟明日要去张家,她没想到宴轻为了给凌云扬赔罪,明儿要带她去张家,所以,没提前准备礼。得问问管家,明儿去张家,都带什么,张家人都喜欢什么,送礼总要送到人心坎上。
管家很快就来了,对凌画拱手,“少夫人,您是现在要看府里的账本子吗?老奴这就让人将账本子给您搬来?”
凌画摇头,“账本子不急,小侯爷说明儿要带我去张家,我想问问你,张家人都喜欢什么,往常端敬候府都给张家送什么年节礼。”
管家自然知道,连忙说,“四年之前,小侯爷给张家送礼的礼单老奴都收着,这就去给少夫人找出来。”
凌画看着管家,“这四年里没有年节礼单吗?”
管家摇摇头,“小侯爷做了纨绔后,就与张家断了来往,张家不收小侯爷的礼,后来小侯爷也不送了。”
凌画道,“大婚之日,我看有张家的贺礼。”
管家点头,“是,大婚之日,张家虽然没来人,但命人送来了贺礼。”
他高兴地说,“小侯爷毕竟武师从张大将军,虽然这四年断了来往,但也不能真就断了,小侯爷大婚,张家显然还是顾念着小侯爷这一层关系,送来了贺礼。”
凌画点头,“那你将那些礼单拿来我看看,还有大婚之日,张家送的礼单,也一并拿来,我再仔细瞧瞧。”
管家应是,立即去了。
妙趣橫生小說 催妝 愛下-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熱推
不多时,管家拿来了礼单,厚厚的一摞,是年幼时,宴轻从拜师礼到后来每个年节都不会错过给张家送的礼,大概有十多年的。
凌画从头看到尾,总结出一个结论,除了拜师礼贵重些外,其余的年节礼,都不十分贵重,但都很是别出心裁的市场上难得买得到的少见之礼。
他问,“以前的礼,都是谁准备的?”
管家给凌画解释,“拜师礼是老侯爷让人准备的,后来的礼,都是小侯爷自己准备的,老侯爷说让他自己做主,后来再没管了,不止张家,还有陆家的礼,除了拜师礼外,后来的年节礼,也是小侯爷自己做主。”
他问,“小侯爷既然要带着少夫人去张家,那陆家也去吗?老奴也把陆家的礼单带来了。陆家与小侯爷这些年也断了来往,大婚之日,没送来贺礼。”
“陆大儒还建在吧?”凌画问。
“对,陆院首还建在。”管家叹气,“当年,陆院首为了小侯爷,出了青山书院,不远千里,居于京中,教导小侯爷,顶顶当时大名的院首大儒,甘愿为了小侯爷,做了端敬候府的西席,小侯爷十三岁时出师,陆院首整整在京待了七年,后来院首因青山书院出了大事儿,不得已离京赶回了青山书院继续担任院首之职,没过半年,便听说小侯爷放弃文武学业,闹着要做纨绔,陆院首亲自来京一趟,也没能劝得小侯爷回头,一气之下与小侯爷断绝关系走了,如今四年了,就连小侯爷大婚,也没让人送贺礼来。”
凌画唏嘘,不知是该夸陆院首会教学生,把学生教的太过聪明,慧极必伤,还是该夸宴轻,当年闹的有多厉害,才能排除万难,有了如今做了四年的纨绔日子。
真是得来不容易。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催妝-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展示
对比他放弃做纨绔,她嫁给他的这条路,这么一想,似乎还真是容易了。
凌画有瞬间被安慰到,问,“张家如今谁做主?”
“张老夫人还建在。”管家猜测,“应该是张老夫人让人给小侯爷送来的贺礼,张老夫人十分喜欢小侯爷。”
他没说的是,张老夫人当年还想将张府的孙小姐张乐雪许配给小侯爷呢,若不是张客大将军觉得会乱了辈分,没同意,小侯爷人虽聪明,但似乎对女人天生缺少一根弦,对张小姐有几次都视而不见,甚至连人家的名字都叫不出来,连张小姐是谁都没多少印象,就算张客大将军觉得辈分不太合适,张老夫人一准会坚持订下这门亲事儿。
人氣都市小說 催妝-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鑒賞
凌画看管家神色,已猜出了几分,如今宴轻是她夫婿,也没什么好说的,她也不至于多问,“张老夫人身子骨可好?”
“张老夫人年岁大了,身子骨似乎不大好。”
凌画懂了,对琉璃吩咐,“你去告知曾大夫一声,明儿跟我去张家一趟,看看张家老夫人。”
琉璃提醒,“曾大夫怕是不乐意,最近都在研究弄他的药园子,一头扎进了里面,连大婚之日,喜酒都没喝几杯。我去看过,有两味草药,很是珍贵,需要悉心呵护,离不得人。另外,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乐意跑腿的人,能来端敬候府住着,也是因为您给小侯爷酿的浮生酿,小侯爷手里的好酒。”
凌画想了想,“平安那孩子心细,明儿让他帮着照顾一下药圃,告诉他,用不了多少时候,给老夫人诊完脉,便让他回来,顶多一个时辰。”
琉璃点头,“沈小公子这些日子的确常常去药圃跟曾大夫学草药帮忙,若是有他看顾,应该能让曾大夫答应,我这就去找曾大夫。”
凌画补充一句,“若是他答应,我让人从岭山给他弄来几株更珍贵的草药。”
琉璃顿时笑了,“那就更没问题了。”
对付曾大夫,得对症下药。除了酒,就是草药了。
凌画觉得她应该亲自去库房挑选明日带去张家的礼,便站起身,对管家说,“既然小侯爷将账本让我管,库房的钥匙,也能给我吧!”
“能。”管家连忙乐呵呵地将钥匙递给凌画。
凌画接过钥匙,对管家说,“那就劳烦管家跟我走一趟吧!”
管家自然没意见,亲自提了灯,给凌画带路。
端敬候府有三个库房,一个库房是专门装金子银子的,一个库房是专门装端敬候府祖辈留下来的好东西,以及宫里太后娘娘和陛下的赏赐,还有别人送给小侯爷的礼,还有一个库房,是宴轻的私库。
而管家手里拿的这把钥匙,是端敬候府祖辈留下来的好东西的这个库房,宴轻的私库的钥匙,他自己拿着。
走在路上时,管家将库房的情况跟凌画说了说,为了避免凌画进去后抓瞎,里面都有什么,管家也都提了提。
凌画听说宴轻还有自己的私库,笑问,“小侯爷的私库都收纳了什么好东西?”
管家摇头,“老奴也不太知道,小侯爷从小就有私库,但私库里装了什么,老奴还真不知道,小侯爷也很少打开。”
超棒的言情小說 《催妝》-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展示
凌画点头,宴轻私库里有什么,她虽然好奇连管家都不知道,但也不是非要去看非要知道,每个人都有隐私,哪怕夫妻,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要摊开了看。
她也有私库,她的私库里装的东西,都是从小长辈们和兄弟姐妹们送的礼物,也有琉璃、云落、望书等人外出遇到好玩的东西给她买回来的,还有很多孤本的书籍画卷古琴等,也有她自己这些年外出遇到的买回来的好东西,也有外祖父外祖母留下的产业各地的掌柜的送上来的珍贵好物,也有朝臣们明里暗里来往送的礼。
总之,什么都有,珍贵的不珍贵的,多不胜枚举。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